中交二航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

我骄傲 我是一个兵

2018-07-26

“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,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;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,自从离开家乡就难见爹娘……”又是一年“八一”建军节,耳畔又想起了《咱当兵的人》这首歌,动人的旋律又把我带回了阔别6年的军营,歌词中的一字一句,让我又回想起8年军旅生涯的一幕一幕……

时间回到2004年12月,18岁的我第一次离开家乡,来到武汉成为了一名武警兵。入伍的那一天晚上坐上开往武汉的火车上,我自己躲在角落里一个人伤心起来。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坐火车,第一次出门离开家乡。

难忘新兵连的那段日子。2005年我收到的新年礼物居然是全班集合集体“挨打”。原因就因为我们班在饭桌吃饭的时候说话了,后来才明白,军人吃饭的时候是不准说话的,饭堂只有吃饭的声音。

难忘第一次叠“豆腐块”。当兵前在家从来都没有叠过被子,现在必须要叠成豆腐块,白床单必须要一尘不染而且要平整,当时可把我难住了,不知道怎么办。问班长怎么叠,班长说一个字“练”。每天中午就是吃完饭回来开始叠被子用夹板、筷子、水、锤子压,天天如此才有了进步。

难忘训练军姿的日子。新兵连第一课就是平地站军姿,班长给我们这一群新兵找了一个“风水宝地”——台阶,脚的三分之一站上去,三分之二腾空,站在那里一站就是一个小时以上,头顶帽子不准掉地上,如果掉地上那就就拳卧撑,有时拳卧撑做的双手流血,但是我都挺过来了。

也许有了新兵连的磨练,我在军营中不断进步、不断成长。2年后,我被授予了下士军衔;再过2年,我被调入省军区某旅机关警卫连;又过了一年,我被授予中士军衔。2010年8月我加入中国共产党。2012年12月我光荣退伍。服役8年,我在部队立过三等功,还评为优秀班长。

难忘那一次“痛苦的离别”。2012年12月份,感觉武汉的天气格外寒风刺骨。那一晚,连队突然紧急集合,宣布了正式退伍名单。作为一名军人,军人的天职就是、服从命令、听从指挥,在任何情况下没有理由借口。那一夜,留队的战友一一向退伍兵告别,实际上是一种“永别”,因为今后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。军车载着退伍兵缓缓地开出营区,锣鼓声、道别声渐渐远去,军营的灯火在丛林中慢慢消失,我控制不住自已的情感,情不自禁的说了声:“部队!战友们!再见了!”车厢里静得出奇,每个人都沉浸在悲喜交织的心情中,没愿意多说一句话,只有车轮辗轧声在夜空中回荡,好象在催当兵人早点回家。

是啊,生命中有了一次当兵的历史,永远不会忘记。8年的军旅生涯,让我切身感受到:军人的使命庄严伟大,军人的职责神圣光荣,军人的身躯伟岸如松,军人的言行光明磊落,军人的情怀真诚热情,军人的目光威严锐利,军人的足迹坚实有力。什么也不说,因为钢枪上写着战士的忠诚;什么也不说,因为号角报告国境的平安;什么也不说,因为祖国理解我。

回忆军旅岁月,传承军人精神,感谢中交平台。2015年2月我很荣幸我进入我们二航这个大家庭。2017年3月,我被调入贵州威宁项目,成为一名专职安全管理人员。8年的军旅生涯,也锻炼了我在安全管理上雷厉风行和敢抓敢管、不怕得罪人的的工作作风。今年4月份开始,我所在的五里岗D区项目工地有1000多人进行大会战,我要时刻关注着每一名施工人员是否按照安全标准文明施工。现场11台塔吊、24台施工电梯,我都要逐一检查确认是否安全运行。每栋楼每层台阶11至12级左右,每天在工地上至少走2到3万步10公里以上……就这样,我每天泡在工地一线,为项目建设安全顺畅保驾护航。

我骄傲,我是一个兵;我自豪,我是一个兵。过去,我是军营中的一个兵。今天,我是中交二航的一个兵,我将永远铭记入伍时的誓言:服从命令,严守纪律,英勇战斗;不怕牺牲,忠于职守,努力工作……我将军人作风应用于工作实践,把军人的攻坚克难、争先创优的特有气质带到中交二航局,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为贵州威宁易地扶贫搬迁人民的安居梦添砖加瓦!(贵州威宁项目 王俊杰)